近況
回歸

以下正文

 

下午的第一堂體育課,老師要1-A和1-B班進行籃球友誼賽
不用想也知道燦烈和世勳一定會上場
於是他們換上了A班的球衣,身為帶班學長的伯賢和鹿唅也在一旁觀賽
穿著1號球衣的燦烈緩緩他走向伯賢
“學長!讓你瞧瞧我那帥氣的英姿,你可要看好了”
伯賢笑了一下
“快回去打你的球啦!”
 
嗶嗶—
哨聲響起,一雙雙球鞋在體育館的地板上發出吱吱的聲響
雖然A班在身高上有了先天上的優勢,不過B班的實力也很堅強
到了中場休息的時候,各個球員汗流浹背的走回了休息區
伯賢和鹿唅各自帶了毛巾和水瓶給了燦烈和世勳
“喏…拿去!”
伯賢順便幫燦烈打開了水瓶的瓶蓋拿給了他,便在他旁邊的位子上坐了下來
“謝啦…伯賢,下半場記得要看我投進了幾分球啊!”
伯賢的臉色一沉
“呿…明明比我還要小,居然就直呼我名諱”
燦烈看見因為不滿自己說錯話而賭氣喃喃自語的伯賢,嘴角露出了笑容
“好啦!伯賢哥要看好嘍…”
燦烈拍了拍伯賢的肩膀,又走上了球場
場邊的伯賢撲哧了一笑,點了點頭示意
 
而分數漸漸追上了B班,原本小輸了2反,現在翻盤逆轉了2分
隨著時間的流逝,場上的氣氛越來越緊張
B班的球員趁A班一個不注意投進了一個三分球
“朴燦烈!給老子投進!輸的話咱們就別好了”
伯賢狠下心來對場上的人吶喊
兩班的球員全都看向了伯賢
手還運著球的燦烈勾起了微笑,走到了三分線
一個跳躍,手中的球離開了手指
另一班的球員隨之跳起,但仍舊慢了一步
回到地面的燦烈狠狠的被撞了一下
整個人用力的往地板一摔
“啊!嘶…”
燦烈咬緊牙關,半瞇著眼盯著籃框,表情十分猙獰
在球框上滾動的求遲遲不進
忽然一個身影衝向鹿進去跳起,將球穩穩的拍進
“嗶嗶—比賽結束”
A班的觀眾席傳來譁然的尖叫聲
伯賢衝上來球場關切燦烈
只見他痛苦的壓著自己的腿
“世勳…救的好”
伯賢聽完燦烈說出的第一句話居然還是在關心比賽的結果,真心想把他拍死
叫了擔架將燦烈抬去了醫院
雖然比賽是A班贏了,但是伯賢似乎也不怎麼開心
一整個下午都在擔心醫院裏面的那個白痴
/
鹿唅看著失神的伯賢,推了他一下
“欸!你幹嘛啊?…只是受了一點傷而已又不是不會好”
伯賢苦笑了一下
也是…又不是不會好
 
此時世勳朝著他們走了過來,拿了手機給伯賢
“燦烈說要和伯賢學長說話…”
伯賢接過了手機,自然的走到了角落
 
“喂!你還好吧?”
“你那麼擔心我哦…?是還好啦!打石膏而已”
電話的另一頭笑了
 
“那麼嚴重到要打石膏?”
“抱歉…沒讓你看見我的帥姿,還出了點糗”
“白痴!現在誰管你的帥姿!放學去找你…”
電話的另一頭又笑了
 
伯賢將手機還給了世勳
而世勳只是說了幾句後就掛斷了
“他還好吧?”
在一旁甚麼都不知道的鹿唅問
“好像打了石膏,我放學要去看他”
伯賢的話讓世勳嚇了一跳
原來只要燦烈一出手,連傲嬌的受也可以自己投懷送抱
那就讓他們單獨相處好了
“那燦烈就拜託伯賢學長了!”
旁邊的鹿唅拍了一下他
“世勳不一起去嘛?”
世勳笑了笑又搖了搖頭
“小鹿哥!我放學要去找那個B班的…要陪我嘛?”
鹿唅愣了愣
“喂!吳世勳不要打架啊!”
世勳逕自的回頭走回教室,後頭跟著鹿唅
朴燦烈,你欠老子一瓶奶茶…
 
/
放學後伯賢一個人搭車到了醫院
急忙的在櫃臺問了病房號碼
搭上了電梯,用最快的速度到達
推開那沉沉的門
看見一個人很開心的看著電視,手中還有一堆零食
看見了自己後又露出了更大的笑容
“伯賢哥!你來啦…在等你的時候我好無聊!”
這個白痴說謊都不先打草稿的嘛…
伯賢拉著張椅子坐下
“笨蛋!打個球也會受那麼重的傷,你媽知道一定很擔心你!”
只見燦烈笑了笑指了指自己
“不用到我媽,你就已經夠擔心我了!再說我們爸媽在國外才不管我”
伯賢愣了一下,眼前這個不怕天塌的小伙子
居然自己一個人生活
“那你都受傷了,要怎麼回家?”
燦烈低下頭沈思了一會
“你陪我回家或是住世勳那吧…”
 
世勳…那個拐走小鹿的壞人
不不不!如果燦烈去他家也會被拐走的…
 
坐在床上看著一直在胡思亂想的伯賢
燦烈在一旁偷笑
但是伯賢萬萬沒有想到世勳也拐不走燦烈
反而是自己要被燦烈拐走
 
“不不不!你先回我家吧…我和我媽說一聲就行了”
伯賢壓根沒有思考到他們家房間夠不夠的問題
“好呀!就這麼辦,走!出院!”
 
出院後,拄著拐杖的燦烈和伯賢搭上了公車
車上的位子都站滿了人,就連博愛座也是
伯賢生氣的叫醒了坐在博愛座上裝睡的年輕人
那個男人只是瞪了他一眼後默默的站了起來
伯賢扶著燦烈走到位子上坐下
不過燦烈可沒有忘記自己和伯賢是怎麼認識的
伯賢在公車上摔的跟甚麼一樣
於是將手環住了伯賢的腰際
原本伯賢想說是燦烈吃他豆腐
司機突然來個緊急煞車
站著的乘客很多都向前撲倒
多虧了燦烈的手,伯賢才沒有再度發生悲劇
燦烈在煞車時雙手緊緊環住伯賢
回過神後發現他半坐在自己沒受傷的腿上
這個姿勢還有些曖昧的味道
司機向乘客說明了情況,說甚麼有隻不明物體衝出來甚麼的
不過這時候的燦白可沒有聽進司機的廢話
而是燦烈寵膩的看著伯賢,伯賢則是低著那火熱的雙頰戳了戳緊緊環住自己的那雙手
燦烈看傻了伯賢嬌羞的樣子,但到後來只是稍微鬆開了一些還是沒有放開
終於到了站牌後下來車走了一小段路
伯賢按了按門鈴後,隨機去攙扶燦烈
來應門的邊媽看見自己的兒子和一位帥哥摟摟抱抱的恨不得拿出手機按下快門
“呃…這位是…?”
燦烈一抬頭看見自己未來的丈母娘趕緊說
“我是白白的學弟,我叫朴燦烈!”
 
邊媽聽完一愣
他叫我們家伯賢「白白」?
伯賢也驚訝的看著燦烈
我們不是今天才認識嘛?這是誰家的孩子啊?!
怎麼就這樣帶回家了…嚶嚶
而且連鹿唅都不是叫我白白,你怎麼…
 
伯賢的腦袋一口氣裝不下莫名的思考
於是強迫關機並開啟了傲嬌的本能
“呀!誰說你可以叫我白白的啊!朴燦烈!我是哥欸!”
邊嘛看家自己兒子又開啟了傲嬌模式不禁扶了扶額
“我說你們要吵也進來吵,不要站在外面會著涼的”
開啟傲嬌模式的伯賢連燦烈腳受傷的事給忘了
一氣之下把燦烈靠在自己身上的手推開
自顧自的走進了家門
少了伯賢支撐的燦烈一個不穩又摔了一次
才剛走進家門的伯賢聽到聲響才想起腳上的傷
趕緊跑去看看燦烈有沒有事
“燦烈!對不起啊!我剛剛一時激動忘記你受傷,我扶你進去”
這次換燦烈無語了,難道著小傢伙有雙重人格?
坐在伯賢家的沙發上,屁股被剛才一摔還疼著
“白白你…”
燦烈講話停了下來,要是說出謀殺親夫這句話,他一定又會傲嬌,還是算了…
伯賢歪著頭看著燦烈
“我…我甚麼?”
燦烈連忙搖了搖頭改說自己摔的好疼
又看見伯賢因為擔心自己而皺起眉,真心覺得在這樣下去一定會被萌到,索性撇過了頭
而伯賢以為燦烈是因為在生自己的氣才不看自己的,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才是那個賣萌犯規的人
“燦烈…對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
又是一個軟綿綿的聲音傳入了耳裡
深怕自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致死的燦烈轉回了頭
但在看到伯賢的瞬間又有種要融化的感覺
“好啦!那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原諒你!”
趕緊將伯賢安撫好,免得鼻血君不爭氣
伯賢用力的點了點頭,連自己都要出賣自己都不知道
“那…以後就只有我可以叫你白白,然後今天我和你睡”
伯賢思考了一下
叫我白白是沒關係啦!但…同張床…
算了!反正我們都是直的又沒甚麼!
“好吧!我答應你,你可別在生我的氣了!”
 
 
 
---後記----
好哦…我發現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回歸了
太陽們有沒有很想念我
這篇是2016年的第一篇(驕傲屁!
好啦…抱歉
最近黎兒因為一些私事,所以沒有甚麼靈感
怎麼寫都寫不太好
幸好之前已經寫完這篇了
等你 這篇我可是很用心的在寫
雖然我今天在碼字的時候 文筆感覺還是有點差
然後雖然我都一直沒有發文甚麼的
但是我一直都在哦~
最近有在大家的文上留言甚麼的…散發愛心~
想我 愛我甚麼的請留言~
 
最後,我還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新詮釋

洛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苡薰
  • 我我我我我
    我想你///////
    我愛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終於回來了嗚嗚嗚
    不論什麼 都還有我在喔
    給你摸摸,給你拍拍
    有事可以找我聊,我都可以聽你說
    愛你喔////
  • 齁齁齁…我一回來苡薰就給我大大的告白
    好啦…我接受你(接受屁##
    我知道我身邊有苡薰
    不過還是是會自己好起來的
    話說我昨天寫了賢業和霜花的極短篇
    我發現我寫的好爛= =

    洛央 於 2016/02/05 08:57 回覆

  • 擾爾
  • 唉唷不錯
  • 你啥時要幫我換樣式?
    我有點看膩了XDDDD

    洛央 於 2016/02/05 08:55 回覆

  • 悄悄話